联系电话:150-1113-0975

在线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北京拆迁律师网 > 成功案例 > 正文

广西拆迁:强拆千余户的“拆违”运动被确认违法,是笑话还是悲剧?

来源:北京拆迁律师网  作者:律师助理  时间:2016-06-09

    位于广西G市繁华地段的B村是G市著名的“城中村”,自2012年以来,很多非B村村民的“外来户”向B村村民支付对价购买了房屋或宅基地,并在此居住或经商,有部分住户在其后翻建了房屋,甚至建成了几层高的楼房。至2014年10月,B村的房屋数量已达到1500多间。

    2013年,G市人民政府欲对B村区域进行拆迁,并宣布此地的房屋全部是“双违建筑”(违反《土地管理法》、《城乡规划法》),同时,制定了每平方米几百元的拆迁补偿政策,与当地每平方米数千元的商品房价格相比,只有几分之一,因此,拆迁范围内的被拆迁户大部分不接受这样的补偿标准并拒绝搬迁。

    2014年10月间,G市人民政府忽然出动了警察、政府工作人员和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散人员(当地人俗称“烂仔”)共 1000多人和拆除设备对B村公然进行了强拆,在一个月内将B村的1500多间房屋全部拆除。由于遭到被拆迁人的抵制,当地公安局将部分村民以“妨害公务”为由刑事拘留,并发射了催泪弹,部分被拆迁人被打伤。

    强拆发生后,虽经到当地政府、自治区政府甚至“中纪委“上访,当地政府始终坚称B村的房屋全部是违法建筑,本不应给予补偿,每平方米补偿几百元钱已是“法外施恩”,并坚称认为其强拆行为合法。

    无奈之下,被拆迁户开始寻求拆迁律师的帮助。经过一段时间的咨询和对比,李先生等32户被拆迁户在与多名专业拆迁律师接触后,经过简短的面谈,最终于2015年8月选择了北京博迪律师事务所主任王光辉律师代理他们的案件。

    接受委托后,王光辉律师代理李先生等人对G市人民政府、G市某区人民政府、G市公安局、G市公安局某分局的强拆行为提起了行政诉讼,在诉讼中,被告忽然提交了一份《G市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委员会建设行政处罚决定书》和一份《G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委员会行政执法强制执行决定书》,企图证明其强拆行为是在城乡规划管理部门作出了强制拆除的决定后实施的,程序合法,两份决定书的落款处注明的制作年份均为2013年。然而,B村范围内的被拆迁人在诉讼前从未见过这样的决定书,且两份决定书均是针对不特定的多数人作出的,因此,律师认为:两份决定书有可能是在诉讼之后制作的,且两份决定书存在很多违法之处,遂向广西壮族自治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对以上两份《决定书》提起了行政复议,指出“一、该《决定书》没有具体的相对人,是针对不特定的多数人作出的,没有法律依据。二、该《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且在认定事实不清的前提下适用法律错误,实体违法。三、该《决定书》的作出,事先未进过任何实质性的调查,未查明事实,程序违法。四、由于申请人在强拆诉讼前从未见过《决定书》,因此,申请人认为:此《决定书》制作于2015年,即申请人的房屋强拆行政诉讼案件立案后,因此,该《决定书》的作出显然违法。”

    2015年12月18日,广西壮族自治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法制办公室电话告知王律师及行政复议的代表人:以上行政复议已受理。当天下午,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拆迁指挥部的门口贴出了一份《G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委员会撤销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书告知书》,该《告知书》中称,“我局对你作出的《建设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执法强制执行决定书》,因此案有误,现决定予以撤销。”

    强拆行政诉讼案件开庭后,G市中级人民法院却迟迟没有作出判决,经律师与当事人多次催问,G市中级人民法院方对部分案件作出了判决,判决中认为:被告强制拆除原告的建筑物没有合法依据,原告起诉请求确认被告强制拆除其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理由成立,遂作出了确认政府强拆行为违法的判决。虽然令人遗憾的是,案件于2015年11月开庭,至2016年6月,G市中级人民法院只对其中部分案件作出了判决,而对于其他案件,却在没有合理理由的情形下一直延期审理,但由于本案中,所有被强拆户的房屋是在一次政府组织的统一行动中被集中拆除的,因此,其他案件的审理结果应与已作出判决的部分案件一致。一次声势浩大的革命运动式“拆违”行动,强拆房屋达一千多户,居然最终被确认是违法行为,这是一场笑话,还是一场悲剧?

\

\

王光辉律师:15011130975(微信同号)

 

分享到:

北京博迪律师事务所

QQ在线

在线咨询

150-1113-0975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